汉中百姓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15770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杨连宁:只办贪官不改人治怎么行?

[复制链接]

版主

百姓币
3259 枚
注册时间
2010-1-3

守护神
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8-10-26 11:19:14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杨连宁:只办贪官不改人治怎么行?
悦读馆  2014-08-10

“盖中国之积习,往往有可行之法,而绝无行法之人;有绝妙之言,而绝无践言之事”(副岛种臣语)。显然,正是这种言出法随、权随人变、法无定规的人治制度,使得反腐成了“守着粪坑打苍蝇”,反贪成了一把越刷越脏的马桶刷子。
为什么反贪能成为社会最大关注热点?因为“腐败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经济损失,最大的社会贪污,最大的政治挑战”(刘亚洲语)。那么,腐败的根源何在呢?显而易见,根源就在干部训政、干部摄政的人治制度上。
以少数精英治理文盲大众的官僚制度,在中国源远流长。干部训政制度之下,小到科长,大到常委,假如谁上来都追求个人说了算,那么,权大法小、官贵民贱、权力调配一切资源的人治,就必然会取代法治。
网友曾说:“楼倒,能倒出贪官;桥塌,能塌出贪官;代表,能代出贪官;干爹,能干出贪官;二奶,能睡出贪官;撞车,能撞出贪官;抽烟,能抽出贪官,住房,能住出贪官;喝酒,能喝出贪官,微笑,能笑出贪官,日记,能写出贪官,小偷,能偷出贪官,怎么会查不出贪官呢?”
而朱镕基则说:“我这里准备了100口棺材,99口留给贪官,一口留给我自己,无非是个同归于尽。”“我只希望在我卸任以后,全国人民能说一句,他是一个清官,不是贪官。如果他们再慷慨一点,说朱镕基还是办了一点实事,我就谢天谢地了。”
毋庸讳言,如今官场里人满为患,如同一个塞满不洁之鸟的笼子。“一个国家的青年,争着去当公务员,这说明这个国家的腐败已严重透了”(梅德韦杰夫语)。一位前中纪委官员回忆说,中纪委刚成立的1980年代,反贪是端着枪满天空找鸟来打的——我所知当年打下江西的倪献策,安徽的黄璜等省部级官员的受贿数额,照今天的案底都够得上冤案——这位纪检官员说,打鸟打了20多年,如今闭着眼睛朝天上随便放一枪,都会掉下几只鸟来。
由此可见,零星的中枪,已经无力阻吓铺天盖地的乌鸦与麻雀啦!正因为如此,雷厉风行的反腐风暴,接二连三的贪官落马,乃至挑落了前政治局常委的周永康案,打翻了前军委副主席的徐才厚案,才成了全民围观的打虎大戏。
民国时代的国语课本上,一个故事是这样说的:一个大瓶子里盛满了果子,人人有机会伸手进去抓。伸手进去是不会被捉的,抽不出手来才有麻烦——只有太贪太蠢,不愿与小朋友分享果实的孩子,一手进去抓个满把,手被撑大到超出了瓶颈才会抽不出手来——吃独食的孩子自己抽不出手来,能怪别人吗?
一部官员财产公开法案,拖延了25年仍未出台。官员财产不见阳光的这25年,恰恰是灰色收入从暗流涌动到汹涌澎湃的25年。我们常说制度不好,好人也会做坏事,好制度却能防止坏人做坏事。这也就是说,只办贪官,不改人治,只能一时缓解民怨,治标不治本。反贪之所以会成为一把越刷越脏的马桶刷子,就是因为体制上不冲水、不换水的原因。
1896年8月,李鸿章乘坐邮轮抵达纽约,开始了对美国的访问。当他见到两届美国总统格兰特的儿子家境贫寒时,大惑不解,当众感慨:“呜呼!我真不理解当官这么穷怎么可能?”没错,当年有“宰相合肥天下瘦”一说,说的是李家虽有数百万两白银家产,但也没说李鸿章是个大贪官吧?此例让我相信了,无论是对于贪贿行为的容忍度,还是对于贪贿行为的参与度,其实,历史上中国人一直都是领先世界的。
谁都知道,贪腐是我国集权与特权的干部训政制度的孪生物,是“官治、官有、官享”取代了“民治、民有、民享”的必然结果。干部训政的实质,是权力的自我合法化与自我合理化。什么叫权力的自我合法化、自我合理化?就是官员自我授权,自诩高明,自封正确,自我表扬地行使公共权力,也是“法无定规,言出法随,权随人变”。
“缺乏法治的权力”也即人治,作为中国人的“阿琉克斯之踵”,是我们泥足深陷贪腐的体制性根源。离开了法治取代人治的体制改革,反贪不就成了守着粪坑打苍蝇?不就沦为一把越刷越脏的马桶刷子吗?
叶利钦揭露过前苏共高官特权待遇的3大标志,也是他所说“权力无节制利己化”的标志:“如果你爬到了党的权力金字塔的顶尖,则可以享受一切——你进入了共产主义……就连我这个政治局候补委员这样的级别,都配有3个厨师、3个服务员、1个清洁女工,还有1个花匠”(叶利钦语)。
勃列日涅夫曾承认这些消费“靠工资谁也生活不了”,而国内不少官员承认的“工资总也不动,老婆总也不用,吃喝总有人请,烟酒总有人送”,更胜他一筹——你不难看出,源自前苏共更不输于前苏共的高官特权,在国内之所以更泛滥、更凶猛,在于官贵民贱、官肥民瘦在中国更有历史渊源,更有潜规则,也更有制度真空与体制袒护。
普京曾说:“不肯公开财产的官都是贪官。”俄罗斯的制度反腐,已经走到了立法禁止官员拥有国外账户与财产的程度。而国内呢,一部官员财产公开法案拖延了25年仍未出台,更别说禁止官员转移财产到海外了,你连动议还没听到吧?法治空白对于官员灰色收入的宽大无边,几乎到了隔岸观潮的程度。两千年的周期律早已反复证明,离开制度改革,只反贪官不改人治是没有出路的。
如今不要说“靠工资谁也生活不了”了,靠工资谁也不可能送子女出国留学吧?可许多高官子女不都留学了吗?靠工资谁也不可能拥有几处房产吧?可许多高官不都拥有几处房产吗?靠工资谁也不可能豪奢消费、穿戴名牌吧?但许多高官不都豪奢消费、穿戴名牌吗?显而易见,法律与制度网开一面,宽容甚至放纵了官员以权敛财,助推了官富民穷、官肥民瘦的大行其道。
有人估计,国内贪腐案的发案率,仅有贪腐率的1/100。仅以房子为例。以目前机关、事业单位与国企员工的名义收入,谁都买不起房子,然而“房叔、房婶、房姐”却层出不穷。如前所述,手里有三套、两套房子的,主要是机关、事业单位与国企三位一体的食利者阶层吧?
久居鲍鱼之肆而不闻其臭。如今,全社会对于孝敬上司、送礼收礼已经见怪不怪了,对于卖官鬻爵、权钱交易、回扣分肥也已习以为常了;对于官员在职谋取学历文聘见怪不怪了,对于官二代满盆满钵赚钱也习以为常了;对于高官隐瞒转移财产见怪不怪了,对于贪腐越查越多,贪官越办越多也习以为常了,不是很可怕吗?
由此可见,只办贪官不改人治是没有出路的。革除干部训政的人治制度,推进法治改革,跳出“官治、官有、官享”的官僚制传统死穴,才是制度反腐的唯一出路。
(文章来自杨连宁著《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?》东方出版社2014年8月版)
随机主题推荐
    近日热门主题
      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
     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支持支持 反对反对
  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    |手机版|小黑屋|陕ICP备13006162号

      GMT+8, 2020-1-22 16:08 , Processed in 0。211479 second(s), 27 queries 。

      Powered by Discuz! X2

      © www.kchi8.com

  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      红牛彩票开户 腾讯分分彩娱乐平台 快赢彩票 兴盛彩票登陆 中财彩票开户 PK10哪个平台赔率高 快赢彩票计划群 彩票平台代理 万家彩票投注 广西快3计划